目前日期文章:2013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貪心與願心「 動靜皆自在今天早上我接受華視新聞的採訪,記者問我:「人的貪心從那裡來?人的貪心對我們的世界、社會有什麼不好?因為貪,所以才會努力,因為貪,所以需要不斷成長,為了貪,所以必須爭取,才能成功,貪為什麼不好?」  這個問題問得很有道理。我回答說:「『貪』的意義要看是否有『私我』在其中?若有,便會為自己製造困擾,也為社會大眾帶來麻煩。如果沒有私我的成分,那不但會為自己帶來智慧、福報、功德,同時也會為汽車借款社會、眾生帶來幸福、光明、祥和,那是非常好的。」  因此,有自我中心的貪,叫作「煩惱」;沒有自我中心的求,叫作「悲願」,而不是貪了;願眾生都能離苦,願眾生都能得樂,願眾生都能離煩惱而成佛,已不是貪心而是悲願。更進一步說,為了眾生的「需要」而努力經營製造、取得,那叫作願心;為了個人的「想要」而巧取豪奪,那就叫作貪心。  「想要」的東西是無止盡的,而「需要」的東西是有限的;為了眾生的需要不是貪,為了個人整合負債的需要則是帶著貪的成分,因為涉及自我的利益。  因此,貪可分成兩個層次:第一個層次是有我的,叫作貪心;第二個層次是無我的,叫作悲願。如果是貪心,則不能明心見性;如果是悲願,則與明心見性相應;如果願心中帶有私心,便是不清淨的,還是貪心而不是明心。  想要立刻把貪心去掉,是很困難的;要立刻明心見性也很不容易。但話說回來,明心見性也並不是難事,就看你的心能不能轉貪心為願心。例如,人人都是貪生怕死的,那便是融資以自我 為中心的煩惱心;但是,地藏菩薩卻說: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」雖也有個「我」在那裡,但那是悲願心的我,而凡夫貪生怕死的我便不是悲願心了。  如果提得起悲願心,就不會貪生怕死,生死的問題就不存在了。可是要凡夫一下子就不貪生、不怕死,是很不容易的。歷史上記載,文天祥寫〈正氣歌〉時充滿浩然正氣,隨時都可以為國家、民族而死,但真正上刑場時,也是相當痛苦的。英雄豪傑口中說捨生取義,但真正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時當鋪,仍以為是非常悲愴、悽苦的事。  如果,是一位菩薩,為了救千萬的眾生而奉獻出自己的生命,是不會有煩惱的。為什麼?因為他很清楚,這件事是非常值得的,而且死了以後並不是什麼都沒有了,那樣的死亡,只是成佛之道的一個過程、一個階段,因此能夠心平氣和,而不會產生對生的貪戀、對死的恐懼。 

zr96zrccf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法國佬 用心品嘗台灣味 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2007Cti/2007Cti-News/2007Cti-News-Content/0,4521,110501+112007111100036,00.html中國時報 2007.11.11  江慧真∕專題報導  翻開台灣觀光協會最新出爐的秋冬旅遊指南,序文這樣寫著:「台灣這片土地,融合了西方與東方、傳統與現代、全球和本土、自然與文化的兩者之最。」這段優美的介紹,不是觀光局的文案,而是出自一位外國人之手:法國在台協會主任潘柏甫。  一九八○年,在法國大學就讀中文系的潘柏甫,首度來到台灣;醉心中文的他,在師大國語中心度過了一個充滿「台灣味」的暑假。二十五年後,這位當年嘗遍師大夜市美食的法國大學生,再度踏上台灣,但他的身分已躍為餐飲設備法國在台協會主任。  今年十月底,國家音樂廳成立屆滿二十周年,廳內豎立一面巨大的植物生態綠牆「綠色交響詩」,引發藝文界的讚嘆。這個源自法國藝術家「綠先生」布朗克(Patrick Blanc)的作品,之所以會現身在台灣,搭起台法之間藝術交流的橋樑,正是潘柏甫的點子。  植物生態綠牆 他出的點子  「我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,台灣植物所展現出的生態藝術,才是了不起!」潘柏甫謙虛地說。二○○六年,位於巴黎塞納河畔的布利碼頭博物館開幕,一萬八千平方公尺的花園、一百八十株巨型大樹的綠籬,包圍這座典藏逾三十萬件藝術收藏的世界級美術館。其中,還包括兩件來自台灣排灣族的木雕。  派駐來台之前,和布利碼頭博物館製冰機館長認識的潘柏甫,特別跑去找館長,想試圖了解,當時布利碼頭與中研院的合作計畫。來台履新之後,他發現,台灣溫熱的天氣和豐沛的生態,正符合布利碼頭巨型綠籬的概念,在環保意識抬頭的今天,台灣何不也來一座綠牆?  法國在台協會主任 足跡遍寶島  就這樣,今年二月,在故宮整修重新開幕的場合上,潘柏甫遇到了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。他趁機提起了這個概念,沒想到陳郁秀聽了大為讚賞,雙方一拍即合,短短半年,這座採用了台灣五十一種植栽品種、四千多棵物株的「直立式花園」,就這麼兼顧藝術與生命力,首度在台北震撼登場。  潘柏甫的行動力還不只這樁。二年多來,他馬不停蹄拜訪各縣市政府,台東縣、嘉義縣、南投縣、台洗碗機南市等地都有他的足跡;他一口流利的國語,瞬間和縣市長打成一片。兩周前,潘柏甫帶著「綠先生」布朗克拜會高雄縣長楊秋興。楊秋興當面力邀布朗克,希望藉助他的靈感,把「生態創意」帶到高雄美術館。  「潘柏甫對台灣文化、歷史、美食的熱情,顯露出他不僅具有外交專業,更真心融入這個社會!」外交部次長楊子葆這樣形容潘柏甫。  熱愛美食 夫婦評起東坡肉  他舉例,潘柏甫夫婦對台灣小吃的「鑑賞品味」不在話下,更常常「反過來」推薦台灣人哪裡有好吃的餐廳。有一回,他們相約前往台北某著名餐廳,品嘗廚師新改良的「東坡肉」,沒想到潘柏甫和太太當場分析起東坡肉的火侯來:「雖然口味變清淡了,但肉質不夠細嫩、口感不建築設計夠油膩,不如傳統的東坡肉來得口齒留香!」  潘柏甫說,和日籍太太兩人生平最大的願望,就是吃遍天下美食,「流連於常光顧的老餐廳和剛發掘的新餐廳之間,是一個很好的平衡!」  原來,潘柏甫夫婦的母親都是優秀的廚師,雖然一位煮的是法國菜、一位燒的是日本菜,卻造就了他們對各種美食的品味,「之前在法國時,我們家往往是女兒負責買菜、兒子負責煮菜,家人共同的樂趣就是對食物的熱情!」  二年多來,潘柏甫推廣法語走進台灣的中小學教育體系,也促成兩國間更多大學締結姊妹校。這個周末,他還要繼續一項文化傳遞工作:潘柏甫要帶著遠從法國普羅旺斯來台的父母,到花蓮、合歡山、日月潭和中橫遊玩,把台灣的山光水色介紹咖啡機給父母。

zr96zrccf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